香港赛马会049期直播
爱下书小说网 > 军夫请自重 > 第1115章 【小珠宝的番外69】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司厉目光严肃的握住金时叙的手臂,朝他喝斥

    “阿叙,你冷静些、多想想你现在的处境!毕竟你们俩还小,只要再等等,等她一考上大学成年了,谁还能阻止你们在一起了?!”

    “我一刻?#24187;?#37117;等不了!厉哥,你这么精明,不会?#27426;?#22905;最真实的意图!”

    闻言,司厉望着黑沉着脸的金时叙,虚张了嘴——

    司厉能说他没有多想吗?

    毕竟是自小生活在他身边的小妹妹,又一直表现的懂事乖巧的紧,他还真没有多想小姑娘的行为,透着?#35009;?#26679;的意图!

    这一下子经义弟挥手怒喝,他这才发现自己犯了?#35009;创潰?br />
    “你是说…小珠宝她要、”甩了你?!后面这三个字,司厉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若是,阿叙真因为他一时?#24178;擔?#30495;跟小珠宝错身而过,他们兄弟还能回到从前吗?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。”金时叙没有浪费时间,推开推着门外的义兄,拿着车钥匙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?#36824;?#23567;祖宗是?#35009;?#24847;思,他总要当面问清楚她的!

    司厉迅速?#20174;?#36807;来转身,对着快消失人影的方向追上急急喊道“阿叙,小珠宝跟你嫂子在一起!”

    金时叙神色一松,只要小祖宗没有借着濮阳家族力量,?#29420;?#20140;城,他们的关系,便还有救——

    只是,他们兄弟都没有想到,匆匆潜伏过来后,居然会听到这对姐?#27809;?#30340;内心真话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小珠宝,你真的决定不要你家小哥哥啦?”

    那菲好不容易忙完考研课题有时间了,约了大表妹一起逛街嗑牙,未想就看到小珠宝一脸的郁卒疲萎样,就知道这段时间,小珠宝身上有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这不,她严肃一问,居然没想到,是小珠宝真喜欢一个男生了!还是金时叙!

    感觉听了小表妹的相识经过,如同看了一出偶像剧戏的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怎么样?我是想谈个愉快的恋爱啊,但是一点儿也不想结婚。瞧着你这情况,我对结婚没啥兴趣。”濮阳珠吸了口果汁,蔫了似的回道。

    对于那?#31080;?#22992;,濮阳珠向来是有一句说一句,两姐妹自小一起长大,感情亲如姐妹,一向是无?#23433;?#35848;的。

    别看两人差了四岁,但都是高?#24039;?#26089;慧的主儿,向来能聊到一块儿。

    “我这情况怎么了,你厉哥平时可没少买好东西来贿赂你啊,他招你?#35009;?#30524;了!”虽然她还记恼着司厉自作主张不错,但却看不得谁嫌弃她男人,亲表妹也不?#23567;?br />
    这不,立马就维护上了。

    “啧啧,应该让厉哥看看你这神情,厉哥就不会妻管严这么重了。”濮阳珠睨了表姐一眼,眼神投向窗外

    “姐,你觉得结婚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别看她周围的长辈婚姻都是美满幸福的,但是她对婚姻真没有多大的期盼。

    总觉得结婚了,再好的感情都会变了。婚姻的责任、义务结合在一起,就形成了自由被束缚,只余下无穷无尽的操劳。

    她挺喜欢呆在金时叙怀里,她能感觉到他对自?#21917;?#24515;全意的宠爱,但?#21019;?#26469;没有想到,要为他舍弃自由。

    她一?#27605;?#24448;的是‘心灵’自由,能尽情做自己喜欢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,自她在家人面前表露她真心喜欢的职业和爱好后,好象跟家族亲人存在了绝?#38405;?#21453;的对立面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世人眼中的正经工作,反而她喜欢听歌唱歌,根据不同的人设业拍?#36153;?#25103;,这是一种?#30475;?#30340;喜欢。

    可,她这些喜欢,在家族亲人眼中,是戏子。

    喜欢可以,但不能当成一生的职业。

    只能说,世人对娱乐圈,根本上存在了一种偏执的认识,觉得娱乐圈不是一个正经的行业,圈内人性混乱,家?#21496;?#27809;有一个人是支持她这个爱好!

    “大义来说,还行吧,婚姻从某种意义来说,是约束出轨和加深两姓共同利益的结合方式。若是人类丧失婚姻法,社会环境只会更乱。

    再说,你一个还没成年的?#23601;罰?#24590;么就害怕上婚姻了?”

    那菲好笑地嗔着小珠宝,她被厉爷追着逼婚都还没有剧烈?#20174;?#20986;恐婚心思呐!

    反倒眼前的小姑娘,因为被未来男朋友提了一下两人的未来,一慌就恐婚想要躲起来,如今更是想跟阿叙断了,真的让她哭笑不得啊!

    依她来看,金时叙其实没有?#35009;创恚?#20182;对小珠宝认真了,当然会畅想两人的未来,二十岁订婚、二十二岁结婚,完全符合婚姻法,?#24187;?#30149;。

    但是,外人都不知道,其实小珠宝跟她一样,从内心,排斥婚姻——

    别以为小姑娘只有四岁,就?#27426;?#20154;情世故了。小珠宝怕是越长大,越是无法记忆在老家的那些记忆。

    顺着这条线,那菲能理解小珠宝排斥婚姻的行为。因为,她也是这样子,觉得婚姻不可靠,从内心里恐婚。

    “嘁~说地你好象答应了厉哥求婚似的。”濮阳珠不?#25512;?#30340;吐槽。

    上流圈都在传司、那两家要联姻了,可只有他们这些亲近的人才知道,这完全是司少将一厢情愿、自作主张的行为。

    反正那家人没人同意,?#36824;?#21496;家的颜面在那里摆着,那家人?#35009;?#26377;在明面上反驳。

    单说个人,司厉的条件确实优越,?#38405;?#33778;那是宠地没边,?#36824;?#37027;霖还?#28165;?#38451;桑都挺满意他这个?#35828;?#22899;婿,对于两人的婚事算是不反对了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那菲不点头,那霖和濮阳桑那是完全不敢表露满意之色。这不,说是订婚了,那也只是外界乱传,主要是司少将对外圈食的个人行径。

    那菲这些年确实已经习惯了司厉对她的宠爱,本人也渐渐的认同他这个痴情竹马的身份,但是让她放下心中的防?#31119;?#30495;的答应嫁给他,路还长着呢!

    “别,我可没应!”那菲吸了口果汁,抬头望向窗外,阳光普照,?#34892;?#36947;

    “单身多好,自由自在。真要结婚了那不是自?#26131;?#21463;嘛,我可做不了保姆的活儿,又没想给他猴子~”

    “?#23567;!?#28654;阳珠认同,撇嘴吐露内心真正的小心思

    “结婚最大作用,就是?#25103;?#29983;孩子,弄地女人好象除了生孩子,就没存在的意义般,可谁爱生谁生,反正我是不生!啧啧,这样的婚姻,谁爱谁嫁!”

    撇开血脉?#36879;?#24773;,濮阳珠一点儿也不喜欢小孩子。

    当初,妈妈那个苦逼的情况下,还要再怀孕生‘弟弟’,给了她很大的心灵伤害,这亦是奠基她恐婚的基石。

    两姐妹都是不婚主义,越聊越有知己醉,时不时碰一下果汁,吐槽地很?#29420;幀?br />
    倾情吐槽说着体己话的两姐妹,完全不知道她们的对话,已经被隐藏在她们身后的司厉和金时叙听了个全——

    好了,这回真的是难兄难弟!

    。
香港赛马会049期直播 剑网3指尖江湖洛风 云南时时彩开奖 乐玩五分彩 疯狂赌徒2援彩金 越南河内5分彩开奖结果 新疆25选7历史开奖结果 7080棋牌游戏 北京麻将规则新手 富勒姆2009阵容 皇马vs巴拉多利德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