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赛马会049期直播
爱下书小说网 > 名门俏医妃 > 第119章心思
    “芙儿,我带了酒来,你答应了我要陪我一起喝一杯的。你亲?#38405;?#30340;酒你都给大哥送了,怎么就送我这么一点啊,真小气,我还不如大哥么?”

    李文浩坐起身想起一事又哼了一声,心里还有点嫉妒和吃味呢。不就离得近占了先机么,有?#35009;?#20102;不起,还不是让我把人抢到手了。

    静芙也坐了起?#21019;?#36817;他闻了闻,皱着眉头说道“怎么这?#21019;?#37240;味呢,你这是吃?#24605;?#26020;的老陈醋呀?”

    挑眉颇为得意地摇头?#25991;裕?#28789;动好看的杏眼里全是愉悦的笑意。

    李文浩撅着嘴捏着她的?#20146;游?#24494;用力,“敢笑本王,他有的我也要有,我要双倍比他多才?#23567;?#20320;?#20431;?#23219;妇。”

    静芙痛呼一声,?#30446;?#20182;的手,白他一眼,“?#24515;?#30340;?#24515;?#30340;,跟外人较?#35009;?#21170;啊。来者是客我能让人空手走么,他照顾了我外公呢,小气劲的,我给你留了一份,我酿的陈酿最好的都给你留着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歪了他一眼,眼波横转,多?#24605;?#20998;娇媚的蛮横。

    一句外人又把李文浩给哄笑了,拽着她的手起身,慢慢往山下走,“你给我留了药酒么,大哥跟我炫耀说是你给的,哼!”

    静芙无?#25105;?#22836;,她岂会不知?#26469;?#29579;爷的意思,她倒是认为自己的制药水平更吸引他一些,?#27604;?#22899;人不丑就更好了,仅此而已吧,也未必?#25237;?#21916;欢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借力打力更好使一些么,敌?#35828;?#25932;人就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静芙笑笑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真的,不过那是本王操心的事,你不许和他来往了。”

    李文浩扭头认真地开口。

    遂又补充了一句,“皇后心眼很小的,说不得已经盯上杜家了。还是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不会胡来的。对了王嬷嬷进宫给皇上请安,联系了一个皇后宫里的嬷嬷,我的原意是刺探点消息,借口就?#20431;?#20851;心妹妹。

    下一步该怎么做你可以帮我么,我其实?#35009;皇裁?#32463;验,也不敢乱来,就想着跟你商量一二。”

    李文浩握着她的手,唇角愉快的扬起,伸手点了她脑袋一下,“你都?#20431;?#20102;本王着想,我心里明白的,以后有事跟我直说就是了,不必这样遮遮掩掩的,本王还不至于见不得自己媳妇聪明能干吧。”

    静芙莞尔一笑,眼里也多了些以轻松之意,“我这是怕你说我自作主张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宫里有布置暗线,但皇后那头的确没有人脉,你真是帮了我大忙了,这样这个人我来接手,你让王嬷嬷退出来,她的身份很敏感,不适?#21916;?#21644;其?#23567;?#25105;?#28909;?#35843;查一二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去吃烧烤,今儿天色这么好,我吩咐人准备了一些东西,我们就在院子里烧烤,今儿就我们俩好不好。我想和你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不过你不能多喝啊,咱还是喝药酒吧,和你的药不冲突。”

    静芙想了一下改了口,大好的日子不让喝也扫兴了。

    丁香应了一声跑去酒窖里拿酒了,林毅也高?#35828;?#21898;了一句,“丁香?#23194;錚?#25105;跟你一起搬。”

    得了丁香一个白眼,你打算把酒窖搬空不成,谁用你搬啊。

    静芙仰头哈哈大笑,显得十分高兴。

    红梅让人搬了小桌子和地垫过来铺上,眼里?#34892;?#19981;赞同的劝道“爷,您吃着药呢,还是别喝了,身体要紧。王妃您也劝劝爷,改日再喝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静芙含笑低着头,一句话也不说,眼里多了些玩味的笑意。

    李文浩皱?#23241;饋?#33707;要扫兴,去准备东西来,我少喝两杯就是了,有芙儿在,不用担心本王。”

    红梅抿着嘴叹口气,拗不过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大嬷嬷在一旁摆箸,“爷,红梅性子该教导了。虽说跟着您有一份?#19981;?#38590;的情分,可也不能太随意了。

    等进了府该约束规矩了,在杜家也使唤艾?#37117;?#20010;呢,我瞧着确实不像样,王妃性子好给我和红梅好大的脸面和尊重,但不代表可以蹬?#20146;?#19978;脸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回头会?#21040;?#22905;的,等进了府在寻摸个好?#24605;?#23233;了,会武的侍女不太好找,一时半会还没人替换她,光丁香一个人为免有点?#36824;?#21608;全。

    芙儿你先用着吧,红梅是王家给我做侍妾的意思,我没用,不好驳了外公的脸面,就和林毅一起跑腿联络消息了。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李文浩态度倒是十分坦荡,这让静芙心里好受多了。

    “嗯,我晓得,就算是……也要大大方方的才好,莫要背着我。”

    静芙端起茶罐,准备泡茶,却被他一把抓住手,“芙儿,你不信本王。”

    目光灼灼抿紧了嘴神色有点严肃,似乎有点不悦。

    “红梅看样子比我都周全呢,不如我把王妃之位让给她得了。”

    她歪着头轻笑一声,眼里没有温度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是本王做的?#36824;唬?#35753;芙儿?#36824;?#20449;任,这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李文浩勾起嘴角笑了笑,含情脉脉的凤眸越发勾人了,似乎充满了炙热的温度。

    静芙抿嘴一笑,泡好了茶亲手奉上,“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没有在说这个话题,目前他们也不过刚刚开始,火候还?#36824;弧?br />
    红梅端着蜜水?#20384;?#20102;,径自倒了一杯奉上,“爷,您喝着药喝了茶解了药性,王妃为您调理身体照?#25932;量啵?#24744;也该体谅才对,这是蜜水。”

    眼里多了些期盼之色,双手端着茶站十分稳健,态度坚定。

    李文浩缓缓放下手里的茶?#25285;?#26395;着她目光清亮严肃,“红梅,你跟着本王几年了?”

    “三年了,奴婢是您受伤那年被派去伺候爷的。”

    红梅低下头嘴角含着笑意。

    大嬷嬷微微皱眉,幽幽的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本王当时说的很清楚,我身边不需要女人,需要的是属下。你伺候我一场,本王不会让你没了下场,一份嫁妆总是给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李文?#31080;?#24773;十分冷淡,再度端起茶盏慢慢地啜饮,“这是花茶,芙儿细心都替本王操心到了,红梅,本王有王妃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看在她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情分上提点一句,换了别人早就换人了。

    红梅脸色煞白,眼泪含在眼眶里,缓?#21644;?#33136;下拜,“奴?#20928;?#20282;候好王妃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放下茶杯,飞快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文浩微微摇头,“嬷嬷,交给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王妃放心,老奴省的。”

    大嬷嬷含笑弯腰缓?#21644;?#20102;下去。

    。
香港赛马会049期直播 阿尔艾因vs河床 五行游戏 青海十一选五奖金多少 广东26选5走势 龙珠激斗材料副本 德国杜塞尔多夫特产 国王杯巴萨vs莱万特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广东36选7走势图2元网 白狮免费试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