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赛马会049期直播
爱下书小说网 > 为死者代言 > 第五百三十九章 卧槽,灵异案件(10)(求订阅)
    白父的嗓音,仿佛破旧的收音机,传出的刺耳杂音,周海看他一眼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方便的话,让我看看吧!”

    白父没说啥,走过去伸手解开红布上扎着的绳子,伸手一拽红?#21152;?#22768;而落,一只兽首人身的石像出现在眼前,似乎经常被触摸,石像周身黑亮亮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”

    “黄大仙的石像,破四旧的时候我父亲埋在后山了,后来被我找到重新供奉起来,我们家就是吃这碗饭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转身回到木椅沙发的位置,穿着鞋子盘膝坐下,周海也坐了回来,鲁光文?#32479;?#19968;个小本本。

    “今天再度过来是问问,你们是否知道,白木香有男友了?”

    白父微微蹙眉,从神色上看?#22836;?#24120;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白母此时端着茶碗走过来,就将托盘放在桌子上没有给每个人送过去,胖子起身?#20284;?#33590;碗,将他们放在每个人面前,朝着白母笑笑。

    “您也坐吧。”

    白母看了一眼白父,见他没反对这才坐在一角,似乎是听?#25490;?#20799;找男友了,她神色显得?#34892;?#24908;张,不断揉搓着双手。

    “都怪我啊,不然木香不会死,真不该当初不听他爹的,将孩子送到医院去治病。”

    白父?#20154;?#19968;声,白母浑身一抖,赶紧收声。

    鲁光文没有想跨过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去治病?

    你们认为孩子有病?”

    白父叹息一声,“我们家是靠着黄大仙的福泽活命的,本就是背负着天谴的一族,凡?#35828;?#21307;?#28023;?#24590;么能医治得了?”

    周海盯着白父看,干瘦的身材矮小的个子,仔细观察在黑漆漆的额头上,似乎有纹刺的字迹,不过写的什么无法看清,似乎年头多了?#34892;?#33073;色。

    周海微微蹙眉,如若在古代额?#21453;?#23383;这就是黥刑,被贬去异地剥夺出生文字贬为庶民的罪人,他们这样刺青代表什么?

    难道是黄大仙通灵的一种体现?

    “我是法?#21073;?#20043;?#26696;?#30333;木香做了尸检,她身体的各大脏器,都有汞中毒的体现。

    我们今天过来,一是想问问,她是否长时间吃过什么自制药物;

    二一个也是想要看看,你别的女儿是否也有这样的症状,如若有要尽早治疗,不然很难长寿!

    三嘛就是想要知道阴司?#34892;潁?#40644;泉无忌,恶灵猖獗,以身封印!’这句话什么意?#36857;俊?br />
    周海的话让白母一怔,迅速抬头看向白父,似乎她想说什么,不过见白父不为所动,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动作。

    白父一直是垂着眼眸,听到周海的话,微微抬起昏黄的眼珠盯着周海看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们家是被黄大仙庇佑的一族,不能接受?#24067;?#21307;药的诊治,不然都会不得善终。

    至于你说的最后那句话,我不清楚,这是游方道士常说的,我们怎么能懂!”

    正说着,楼上传来一阵嘶吼声。

    不像?#27515;?#30340;声音,非常的尖利高亢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白母转身?#32479;?#27004;上跑,白父动作更是迅捷,一点儿也不像之前那样慢?#25487;蹋?#30452;接迈步?#19979;ァ?br />
    鲁光文看了一眼周海,也跟着上去了,胖子看看周海。

    “我们上去吗?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!”

    说着,二人也紧随其后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二楼有四个房间,那个声音还在继续着,同时传来一阵阵?#19981;?#30340;声音,似乎整个二楼都为之颤动,众人都朝着最西侧的房间冲去。

    一开门,就看到柜子上蹲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孩,仿若猴子一样赤着双足蹲在柜子上,?#32982;?#21246;着柜子边缘,尖利的吼声就是她发出的。

    此时,正不断朝着床边站着的一个姑娘挥动?#30452;邸?br />
    见有人闯入,转身想要逃窜,白母拽着另一个女孩,?#36865;?#19968;下跪在这个披头散发的女孩面前,双手合十不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说的什?#21050;?#19981;大清楚,似乎是在祈求着什么。

    那个披头散发的女孩,直?#22402;?#22320;盯着白父,伸手将柜子上瓶子抓在手中,朝着白父砸过去,白父抬手抵挡,瓶子落地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随后朝着白父嘶吼一声,见白父想要扑过来,蹭一下窜到另一侧的立柜上,那动作绝对不是常人能够完成的。

    在她所站立的位置,到立柜至少有两米的距离,两个柜子的高度也差了?#24187;?#22810;,而她就是一步手脚并用的窜上去了。

    胖子吓得一哆嗦,这特么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那女孩再度呲牙嘶吼,将立柜上的东西胡乱丢下来,所有的东西都是朝着白父砸的,一副想要将白父砸死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会儿,口中不断嚷着。

    “孽障,?#26885;?#36870;本座的意?#36857;?#36824;将本座囚于?#35828;兀?#20320;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声音是那种干巴巴碎布撕裂的声音,与白父的音色极为相似,白父从怀?#21009;统?#19968;张符?#21073;?#21475;中念念有词,踩着一张椅子跳起来,直接将符咒贴在女孩的脚上。

    那女孩仿佛被烧灼到似的,不断甩着那只占着符纸的脚,不过没有用手去抓,在柜子上不断跳动,白父趁机想要去抓她,她从上面纵身一跃直接窜到窗台上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白父朝着地上跪着的两个人嚷道。

    “滚过来帮忙,按住她!”

    那二人赶紧爬起来,似乎已经完全?#35270;?#20102;这样的场景,一起扑上去,场面非常的混乱,不过那个女孩放弃了窗台,毕?#21246;?#21475;都是护?#31119;?#26681;本出不去。

    她再度纵身,朝着另一侧的矮柜跳去。

    白父逮住机会,朝?#25490;?#23401;的后背拍上另一张符咒,那女孩整个身子都躬起来,仰成一个高难度的弧度,嘴角也带着血迹,直接摔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她一滚逃脱了三?#35828;?#21046;衡,趴到床头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知?#26469;?#21738;儿摸出来一把匕首,朝着自己的腹?#20130;托?#21475;连刺两下,毫不犹豫的下手,如此动作,让鲁光文都没有反应过来,想要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随着一口鲜血喷出,白家母女已经扑上去,分别按住她的两条腿,白父直接按住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那女孩,抓着插在胸口的匕首,似乎已经毫无力气,不过还是笑着吼道

    “孽障?#28909;?#27585;我修为,那就让我毁了你这个女儿吧!”

    说着,手上一用力,匕首?#35805;?#20102;出去,再度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匕首刺入的伤口也喷出大量的鲜血,按着她双腿的白家母女,身上脸上已经被喷的全是血。

    白母大声呼喊着

    “?#28784;?#21834;!

    ?#28784;?#23475;我家老三,?#28784;?#21834;!”

    “三妹,三妹!”

    此时那个女孩,已经奄奄一息,白父似乎还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周海直接到冲过去,鲁光文一把将白父推开,枪已经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,站在原地别动!”
香港赛马会049期直播